首页小说 › 特朗普政府“接管”疫情数据,政治彻底压倒科学?:立博官网

特朗普政府“接管”疫情数据,政治彻底压倒科学?:立博官网

立博

【立博官网】新冠肺炎疫情侵袭之下,特朗普政府忽然命令全美医院“跨过”美国疾病掌控与防治中心,从7月15日起将所有患者信息请示至坐落于华盛顿的中央数据库。此举令其公共卫生专家深感愤慨,他们担忧疫情数据的透明度上升,并激化美国当前的“疫情政治化”问题。△《纽约时报》称之为,特朗普政府褫夺了疾控中心对于新冠病毒数据的控制权疫情数据“破例”请示据《纽约时报》报导,美国政府已拒绝医院从7月15日起,仍然将疫情涉及信息发送至美国疾病掌控与防治中心(下称“疾控中心”),而是必要请示至美国公共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下称“卫生部”)。

此前,全美医院皆向疾控中心“全国卫生保健安全网”请示疫情数据,这一网络被视作美国应用于最普遍的病毒感染跟踪系统。此次特朗普政府的拒绝,相等于拒绝医院“跨过”坐落于亚特兰大的疾控中心,必要“破例”请示至坐落于华盛顿的卫生部。

特朗普政府的这一命令,被写在了卫生部网站上一份不起眼的文件中。该命令称之为,从现在开始,卫生部——而非疾控中心——将每天搜集各家医院正在化疗的病人、能用床位和呼吸机数量,以及其他与疫情涉及的最重要信息。特朗普政府回应的说明是,这一转变将修改数据搜集工作,并帮助白宫冠状病毒应付工作组分配匮乏物资,还包括个人防水设备和潜在化疗药物瑞德西韦。但问题是,负责管理搜集请示信息的卫生部数据库并不对外开放,因此有可能影响研究人员和公共卫生官员的工作——他们长年依赖疾控中心的数据作为决策依据并展开预测。

“从历史上看,疾控中心仍然是接管公共卫生数据的地方,(特朗普政府此举)引起了不少疑惑,还包括研究人员的采访权限,以及记者乃至公众的采访权限。”无党派的凯撒家族基金会全球身体健康与艾滋病政策主任詹·凯茨说道,“如何维护数据?不会有透明度吗?不会有采访权限吗?疾控中心在解读数据方面的起到是什么?”卫生部发言人迈克尔·卡普托回应回应,疾控中心的系统并不完备,相提并论未来两个系统将被连接起来,疾控中心可以之后公开发表数据。“如今,疾控中心在报告医院数据方面依然有最少一周的迟缓。”卡普托说道,“但美国必须动态理解疫情信息。

新的更慢更加原始的数据系统,对于美国战胜新冠病毒必不可少。而疾控中心作为卫生部的一个运营部门,认同不会参予这种仅有政府的修改工作。”但外界对卫生部的说明并不失望,目前有数多位公共卫生专家车站了出来,从多个角度批评特朗普政府“边缘化”疾控中心的作法。

△CNN称之为,医院数据现在将被请示至特朗普政府而非疾控中心疾控中心再行遭到排斥尽管特朗普政府以修改数据搜集工作为由“接管”疫情信息,但据《纽约时报》报导,两名不愿透漏姓名的官员称,这一信息请示方式的变化已令其疾控中心深感愤慨。此外,即便政府回应仍不会公开发表数据,但对于透明度和“政治化”的忧虑一直不存在。

“将所有数据的控制权集中于在一个固有的政治机构中,是一件危险性的事情,并杜绝了不信任感。”曾在奥巴马政府兼任防治和号召助理部长的妮可·卢瑞回应,“这也巩固了疾控中心已完成一些基本工作的能力。

”CNN首席医学记者桑杰·古普塔则回应,特朗普政府的作法将造成疫情数据显得更为不半透明,“除了从流行病学家那里偷走数据,这有什么意义?这些流行病学家是世界上最差的,他们仔细观察这些数据,解读这些数据,为公众翻译成这些数据。”当地时间7月15日,前疾控中心代理主任理查德·贝瑟回应,联邦政府拒绝疫情数据“跳过”疾控中心的作法,表明疾控中心又一次被排斥了,疾控中心再行遭到排斥。他指出,数据不仅不应由疾控中心搜集,还不应每天通过媒体向公众公布。他警告道,在联邦政府的掌控下,疫情数据有可能被“更进一步政治化”,这是人们“最不期望看见的”。

也许有人不会回答,为何由某种程度隶属于联邦政府的疾控中心搜集数据,外界就不过于担忧“政治化”的问题?这是因为疾控中心以维护公众身体健康和安全性为己任,传统上更加谈专业,而非政治。它在疫情期间的许多作法,比较独立国家于联邦政府,比如最近就公布了令特朗普反感的安全性离校指南。

“疾控中心(总部)坐落于亚特兰大的益处之一是,靠近华盛顿,这让我们需要防止很多政治压力。当你在华盛顿时,你就不会感受到这种压力。”贝瑟认为。

当然,他也表示同意疾控中心系统必须现代化的观点,但补足道,答案不是“跨过”疾控中心,而是希望保证系统升级。△疾控中心的四位前主任在《华盛顿邮报》发文称之为,没哪位总统像特朗普那样将科学政治化“从未见过科学被政治影响如此之浅”有观点指出,特朗普政府“接管”疫情数据的作法,不仅是对疾控中心的又一次排斥,堪称其企图“边缘化”公共卫生专家的近期尝试。此前,白宫官员向多家媒体发送到资料,列出白宫冠状病毒应付工作组最重要成员、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的“不实言论”,还包括他今年1月说道新的冠病毒“对美国民众不包含根本性威胁”、“无症状感染者不太可能传播病毒”,以及3月说道“戴着口罩对抗击新冠病毒起到并不大”等,或许无意巩固福奇作为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的公信力。7月15日,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公开发表发文“炮击”福奇,称之为福奇在应付疫情过程中的很多辨别都是错的,敦促外界对福奇的建议应持“猜测和慎重的态度”。

福奇当日则对此称之为,白宫对自己的反击并不明智,最后有可能自我反噬。白宫对颇受社会信任的公共卫生专家发动“污蔑战”,早已招来美国公共卫生界的普遍声浪。而此次“跨过”疾控中心“接管”疫情信息的作法,更进一步激化了外界对于特朗普政府不认同专家的抨击。

疾控中心的四位前主任日前在《华盛顿邮报》上公开发表专栏文章,称之为“从未见过科学被政治影响如此之浅”。他们还写到:“在我们的任期内,我们不忘记有任何一次因政治压力转变科学说明的情况。”在当前公共卫生专家受到美国政治极大“侵扰”之际,四位前公共卫生官员自由选择此时倾听,引发外界高度注目。

疾控中心的四位前主任还写到:“意外的是,科学正在受到党派政治挑战,在美国人民必须领导力、专业知识和明确性的时候,埋下恐慌和不信任的种子……在我们最必须他们的时候,公共卫生官员被侵扰、威胁并被迫辞职。这是不合情理的,也是危险性的。”他们认为,当前美国公共卫生专家面对两大输掉:新冠病毒和企图“污蔑”他们的人。

_立博官网。

本文来源:立博官网-www.opentooneness.com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立博官网|立博 http://www.opentooneness.com/?p=4048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